〈淪陷了的海馬公園〉《香港淪陷史話十一》

 下文改編自中學範文鄭振鐸〈荒蕪了的花園〉,原文在此

一間淪陷了的海馬公園裏,只有插隊打尖的強國自由行與喜歡隨地便溺的強國孩童遊玩著;除了職員在休息間悲鳴以外,聽不見香江人的聲響了。

刺激的機動遊戲,從前只需排十多分鐘至三十分鐘的,現在因為太多人不守秩序、插隊打尖,漸漸地要等一小時,甚至兩小時了。

芬芳的花木,從前燦爛地盛開著的,現在因為有人時時便溺,也漸漸地發臭了。

就是從前天天來到園裏巡視業務的行政總裁「佛地魔」,也因為隨地便溺的自由行愈來愈多,怕中頭獎,好久沒有來巡視了。

有一天,忽然有好幾個香江人到樂園裏來。

他們看見這間原本屬於香江人的樂園現出這樣的淒涼情況,幾乎要痛哭了。他們站在遊客服務中心—那是全園唯一沒有強國遊客聚集的地方—談起在這間樂園以前留下的童年回憶,個個人臉上都顯出追慕惋惜的神色。

一個人歎氣道:「難道我們就任它長此淪陷了嗎?」

其餘的人都毅然站起身來,答道:「不,決不!我們應該大家努力把它光復。」

於是他們跑到小食亭與廁所的旁邊,坐在一排長櫈上,各自拿出筆記型電腦,在面書上細細的討論怎樣光復這間淪陷的海馬公園的方法。

清潔阿姐帶著滿肚子的歡喜,由廁所內的廁格中跳出來聽。

終日叫賣的職員也暫時停止了他的叫賣聲,由小食亭中露出半個頭來,看他們討論。

他們悉心地討論,還在面書上分享了許多照片,計劃將來樂園光復後的種種佈置。

他們由黎明討論到早餐過後,還沒有商量好一件事。因為他們的意見有許多不能相同。

清潔阿姐暗想道:「為甚麼他們還不坐言起行,只在面書上滔滔不絕的討論呢?」

後來他們捨了將來的詳細計劃,轉而討論光復這間樂園的入手方法。

A說:「我們應該先搞個簽名聯署,要求園方限制強國自由行入園的數目,然後樂園才有空間招待本土香江人。」

B說:「不對。這是赤裸裸的歧視﹗對於隨地便溺的問題,應該聘請更多清潔員工,然後針對插隊打尖的人,應該多派人手巡查,因為——」

C說:「我同意A君的話。入園的自由行數目如果不加限制,本地人是決不會再來的,因為——」

其餘的人說:「C君,你的話錯了。我贊成B君的意見。因為——」

他們各舉了許多理由,互相辯論著,還引了許多外國事例來證明他們的話,由早餐的時候一直筆戰到日落,面書上處處烽煙起了,還沒有停止;甚至於因為意見不合,互相謾罵,最後互相封鎖了。

清潔阿姐等得不耐煩了,哭喪著臉,不高興地,一步一步、慢騰騰地仍舊走進廁所中去幹活。

叫賣職員的希望也漸漸地減少了,他不願意看見他們的爭鬧,終於把頭縮回小食亭中,對著一大群爭先恐後的強國遊客,重複高聲地叫賣起來。

淪陷了的海馬公園,還是照舊淪陷著。

俾個回應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